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含之茶社

低眉汲泉井 素手无味茶 碧瓯风云淡 一盏饮自家

 
 
 

日志

 
 
关于我

说是,茶有百味:案牍劳形者泡出官场味,恋战商场者经手是钱钞味,顾影自怜者泡来是脂粉味···百味众生。 《易》有“含章可贞”,是大地般的厚重。默然接纳所有,是一个女性渐入熟年佳龄时,可以效仿以自省的。 希望自己历练到这样的境地:能泡出无味之茶,可容百味人生。是名含之茶社。

网易考拉推荐

年终杂感  

2008-12-31 01:14:10|  分类: 尘封的记忆——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邀参加德阳市教育系统的抗震救灾先进表彰会。

        用了全德阳最好的宾馆作会议中心,请了海军和中科院等援建单位和省市两级领导。二十多位受表彰的校长和教师坐了两桌,披着红色绶带。

        坐在桌前看他们鱼贯而上,站在灯光下,接过荣誉证书和奖金。朴素到寒酸的衣裳,坚毅平淡的表情。只有两位校长,换上了西服,打着不合时宜的领带。一位,就是和家属抬碎尸的何校长,一位,是妻女同时遇难,却被家长追打不休的周校长。两个人都不高,不魁梧,却都是真汉子。

        看了两眼,泪就忍不住了。

        文艺演出沉重得令人不能多看。第一首歌就是《生死不离》。然后,东汽中学幸存老师的诗朗诵。满桌人低下头装作看节目单。

       仍然为自己的落泪耻辱,但仍然忍不住。告诉自己,2008年过去了,新年开始的时候,再也不要哭,也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需要我们哭。落过很多次泪,在小事情上,很多次就是想在爱人面前撒个娇;真正痛到肝肠寸断时,每一次,都是独自哭泣,坚强到连借个肩膀都不要。有一天,会坚强到泪只在眼眶里打转不掉落吧?

 

       明天,受邀参加遵道学校迁新址的典礼,万科援建的最好小学。抗震度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据说省级,乃至中央级的领导会来,为此校长热情相约,很感谢我们做的一些工作,我却暗自担心,学生会不会对楼房复学有恐惧心理。最早拍摄建筑时的一些设施照片时,就在心里希望,有一天,把这些照片给师生看,让大家知道新楼如何盖起来的,多深的地基,多先进的日本进口抗震器,不要再恐惧地震来时房子会垮塌了。当时,只是凭借着一个诗人般的真情实意,没有想到真的会有用。由是想到新学年的课程设计,把教育部确定的地震逃生演习,变成安全教育,变成对新的永久学校的信任和接纳。增加安全感,比人为制造恐慌重要得多。在周年尚未过完的时候。

       晚上吃饭心猿意马,想着明天的典礼,能不能把新学校第一课变成安全教育,谁来做课件,谁来讲这个课程?班主任?心理辅导教师或者团委?校长会不会接受?感恩教育是肯定会的,但更实用的恐怕是安全和心理教育。思绪纷纷,又想到为43校教师争取平台,德阳教科所的领导看起来也正直踏实,不知为何前期我们没有和他们搭建起一个大的平台,能从整个灾区范围内运作教师培训工作?

 

       传说中从元月一号开始教师工资上涨,如果可以实现,研究报告的初衷已经达到目的。对于灾区教师的援助,我一直认为三步走:燃眉之急的冬衣棉鞋;短期物资援助和精神陪伴;长期的工资体制改革和内部资源相互支持系统。看看老师的设计,注重当地力量培养,注重资源的优势整合,很放心。科研注重人文,尊重被研究者的感受,使其真正获益,是我所接受的。如果科研和援助分裂,牺牲对方利益成就某个结果,无异于活体解剖,宁死不做!所以针对43校教师的一些研究进展比较慢,被批评。因为,不忍心让他们一遍遍面对那些感受,哪怕那都是抢救性的珍贵资料。看来我的不成大器也由此决定,既然如此,就接纳自己的平庸和懦弱吧。

       

        第一批江苏支教的志愿者教师要换岗撤离,大致是在元月初离开。有人说起,已经泪眼婆娑,舍不得走。听来暗自思量,将来自己走的时候该怎么走?我选择趁所有的人没有起床,或者都已经睡着,打起行李,悄悄离去。不告别,不回头,不做任何纪念。回去以后,绝口不提这里。在这个问题上,最喜欢范蠡的风格。不是因为恐惧而逃跑,只是因为轻轻放下,才得后半生的心安。不如此,难道等着坐在高庙,人家都焚香来拜不成?

       志愿者本身的获益,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多少善事不得善终,原因就在志愿行为和志愿者的期望后来的自变量太多,因变量就趋于无穷大。志愿者身份,仅此一年。之后,安享自己作为一个都市小白领的庸俗和闲在,安享自己作为一个被惯坏的老婆的自私和恶劣,安享作为一个经济人的斤斤计较和汲汲营营。脱离了某个环境,就脱掉了某种身份。我要用一种方式告诉自己,离开了某种托举和成就,离开了某种机遇和巧合,根本就没有我,没有某种意义上的我。既然无我,计较个屁。

       

         晚上回来,又是自己一个人,很兴奋地收到了大包裹,是一位一面之缘的NGO人寄来的冬衣,希望通过我给需要的人们。细致的针脚缝了包裹,放入邮政纸箱,九成新的羽绒服,小码,正是此地人的身高。还有儿子穿过的羽绒服,干净簇新,正适合某个孩子春节的新衣服。开心!她请我帮她选择能够和她过年的灾区丧子夫妇,她出路费,招待食宿。“不仅是援助,我也希望有人能陪我们母子过年,年年自己过,孤单啊!”听完喜欢上了她!不装大尾巴狼,直言自己的真实感受,是最经济最合理的援助方式。本来援助就是要双方获益的,这样的牵线人,我愿意当。决定明天忙完就办这事,给她个交待。

       西安募捐教师冬衣的事情今天启动,此时冬残,却冷得令人无所适从。金花那个只剩下7个学生的班,让人看罢无言。等待的日子如此漫长,尤其是有了承诺的等待,更加让人如坐针毡。把自己隔离在外可以保全精力和热情,但,好难!

      明天就是2008年最后一天,准确地说,是今天。又是凌晨了。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