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含之茶社

低眉汲泉井 素手无味茶 碧瓯风云淡 一盏饮自家

 
 
 

日志

 
 
关于我

说是,茶有百味:案牍劳形者泡出官场味,恋战商场者经手是钱钞味,顾影自怜者泡来是脂粉味···百味众生。 《易》有“含章可贞”,是大地般的厚重。默然接纳所有,是一个女性渐入熟年佳龄时,可以效仿以自省的。 希望自己历练到这样的境地:能泡出无味之茶,可容百味人生。是名含之茶社。

网易考拉推荐

在无边的人群中与自己相逢  

2016-09-02 12:31:06|  分类: 读书札记——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万物的签名
作者:[美]伊丽莎白·吉尔伯特(Elizabeth Gilbert)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年:2015-2
页数:446
ISBN:9787508650050
豆瓣评分:8.6分(1451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这是一本关于人和他自己相识的故事。
           
           多少次我们仰望星空,无边浩瀚的宇宙令人着迷,一生求索不尽的震撼让我们移目世界。造物的神奇啊!所罗门一生最为辉煌的时候所穿的,也不如墙角一朵卑微的野花。生命光彩夺目,微观其中,足以让人洞悉上帝的秘密。然而,最难的永远不是宏观或者微观地认识世界。
         最简单也最艰辛的探索,永远是希腊神庙门口那句话:认识你自己。
          
         而引用《一代宗师》当中那句台词,自我认识的过程,是一个“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过程。每一个“见”都意味着心灵的飞升,视野的宏阔,生命的礼赞。终究明白,人在天地,物我两忘。


         有些机缘总是在习惯和经验之外,比如已经快20年没有好好看过一本小说的我,手里捧着这样一本小说,入眼的第一段话已经敲动心扉:
         “她祈求女儿长大后健康、明理、懂事,永远不和浓妆艳抹的妇女结成团体,或被低俗恶故事逗得发笑,或和漫不经心恶男人坐在赌桌旁,或读法国小说,或行为举止像野蛮的印第安人,或以任何方式成为最大的家门耻辱;换句话说,长大后别称为傻瓜。”
         这个不一样的女孩,在人生的前传中,已经成为母亲祝愿的那样。

         如果细看阿尔玛出身的年代,1800年。她的父亲生活在十八世纪晚期,恰恰是大航海的世纪,也是世界风起云涌,新的经济模式兴起的年代。那个时候的人们,向往着新世界。在他们的期望里,遥远的处女地,宝藏丰富。远离拥挤的欧洲大陆,开拓未知的世界,这是向外探索的过程,也是工业革命后的经济思维;这是牛顿力学对世界的解释被认可之后,人们不同于对以往世界的认知方式,他们曾坚信上帝造万物,如今他们相信物种起源,相信万物有它自身的规律和价值,有它的来处和联系。物种起源的思想,影响到了人们,他们质疑上帝的存在,他们由此萌生出更多自己把握自己命运,自己创造自己幸福的思想。他们摒弃了阶层,打破社会层次的壁垒,成为新兴财富阶层。比如亨利,阿尔玛的父亲。

         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之下,科学被推崇,新的思想被推崇,博学和聪明,成为了新的性感。所以,阿尔玛的父母,都崇尚知识和理性。在她童年时期,被严格训练,给了最好的教育。甚至可以从当时的娱乐方式里看到人们狂热地向往着科学——在宴会中,天文学家受邀把嘉宾排列为天体行星,阿尔玛被安排为彗星。这几乎是她童年唯一一次的狂欢,也不能离开科学和理性。

         在这样的熏陶下,她对人生所有的认识,都成为了一种外求的过程。在一个孩子生命早期,已经随着父母,直接向着“见天地”的方向而去,不好说,是人生的幸运,还是不幸。
         幸运在于这是一生的高远目标,足以帮助她度过最为艰辛和寂寞的岁月;不幸在于,一个人早年那些对自己的好奇,就这样被压抑掉了。她对霍克斯的爱情;她对妹妹普鲁登斯的嫉妒,她天性萌动的性欲,还有她偶尔的散漫,都被严厉约束,仿佛母亲一生的理性,甚至罹患乳腺癌的时候,仍然用胸衣紧束肿瘤,直到身体最终耗竭倒下。这清教徒般的克制忍耐,是当时人们的美学思想:必须理性才能探知世界的真谛,为了理想需要自我克制,自我牺牲。

        理性无法解释生命的悸动,清教徒般的美学无法接纳人类最本真的欲望。阿尔玛的前半生,一直压抑在“装订室”,她以这样的方式自我放松,自我抚慰,来表达对爱情的渴望,对自己的奖赏。
         人对自我的认知,需要终身探索,仅仅依靠知识和理性,是做不到的。我们需要人,需要他人来看到自己。
         令人欣慰的是,她等到了。
          婚姻不一定让人认识自己,性也一样。但是人在婚姻与性当中,有机会触碰到最真实的人性本身,那不是我,或者你,或者某个人的,而是,我们的人性,每个人内心中最真实的需要,最恐惧的地方,最不能面对的自己。谢谢阿尔玛早年接收的教育,还有天性中的坚毅和冷静。她没有选择隐忍,而是真实地面对了自己的需要。她要的和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女人相同,是爱情,是两情相悦的欢好。精神和身体从来没有过彼此分离,我们却急于证明一个优越于另一个,这是人类漫长的自我探索中忽左忽右的试错,也足以证明我们的强烈渴望,那么渴望知道星空之外的另一个永恒之谜,关于我们自己。

         知道起源于未知,起源于知道自己的“未知”。
         “她从来没有把自己的时间用来造福他人,除了她自私的父亲之外。”
        “她以为自己知道得很多,可她一无所知。
         她对牺牲一无所知。
         她对自己嫁的男人一无所知。
         她对主宰她生活的无形力量一无所知。
         她一直自认为是个有尊严,世故的女人,可她其实是个任性的老公主,从来没有冒过任何值得的风险,从来没有去过比费城更远的地方,除了新泽西特伦顿的精神病院。”
          
          这个认知,是醍醐灌顶,开天辟地的,对于阿尔玛来讲,也对于我们这些生于优沃社会阶层的人来讲。我们惯于被圈养在一个我们不曾觉察的圈子里,过着我们以为正确的生活。而事实上,抬望眼,天高地远,未知的世界,才是我们的沃土。
         塔希提成就了阿尔玛。陌生的习俗,和自己一样粗壮的当地妇女,那些用姜清洗身体的独特经历,成就了阿尔玛。尤其是,她几乎一生都在文明严苛当中度过,却参与了当地妇女的节日游戏,在海滩中彼此厮打,然后踩着海水迎着人群的欢呼,作为胜利者的形象,从海中走出来,仿佛维纳斯的新生。
         她变得“接地气”了,她变得血肉丰盈,每个研究,都有了不一样的意义。

         能见众生者,必为众生所见。但是,我们需要被看见吗?
         能够沉静于自己的研究之中,阿尔玛觉得已经万分幸运。她曾经为了父亲的喜爱而努力;曾经为了证明自己的优秀而努力;也曾为了爱情而展示,但是现在,她怀珠蕴玉,却不愿意证明什么,争取什么。她看着达尔文对世界的解释,局限在了动植物,而不能直视人类本色;她和华莱士的谈话,辩论了以虚无和诗意参测宇宙的人类惯常做法。她用90年的经历和感悟,在生命的尽头,所说的,无非是分享自己一生证得的真理:
         我从不觉得有必要创造一个世界,来超越这个世界,因为它已经够大够美。我只求走的时候,比来的时候对它的了解更多一些。这已经足够幸运。

        是的,谦卑不是一种姿态,当我们真正穿越了一生,真正看清世界的时候,谦卑是我们唯一的反应。无言的天地,大美的宇宙,可亲可爱的人群,还有如此美好的自己,除了满心的爱和喜悦,请问我们还能做什么?
       以吻封箴。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