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含之茶社

低眉汲泉井 素手无味茶 碧瓯风云淡 一盏饮自家

 
 
 

日志

 
 
关于我

说是,茶有百味:案牍劳形者泡出官场味,恋战商场者经手是钱钞味,顾影自怜者泡来是脂粉味···百味众生。 《易》有“含章可贞”,是大地般的厚重。默然接纳所有,是一个女性渐入熟年佳龄时,可以效仿以自省的。 希望自己历练到这样的境地:能泡出无味之茶,可容百味人生。是名含之茶社。

网易考拉推荐

小叶花茶  

2014-06-16 19:40:41|  分类: 暗香浮动月黄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叶花茶 - 珲 - 含之茶社
 
       1994年的暑假,趁着火车改签的不到一天时间,去前门大栅栏找张一元茶庄。用半个月的生活费,60元“巨款”买了一斤小叶花茶,准备带回去给爸爸。张一元茶叶店那种四季都清凉的茉莉花香被带到16个小时的火车上,不时低头闻闻怀里的书包,幸福不已。
         家乡的人一直都喝砖茶,出自湖北湖南,老的茶梗,茶叶,发酵后被压成方方正正的茶砖,以适应长途颠簸到达漠北,需要砸碎熬煮,加盐和奶,乃是蒙古人一年四季几乎惟一的维生素C来源。
         茉莉花茶,向来是招待贵宾和过年的时候,才有机会喝的。如果加一点点的白糖,就只能是隆重又隆重的接待了。爸爸平时可舍不得这么喝。印象中他不爱吃的东西太多,不爱吃糖,不爱吃水果,不爱吃鸡蛋和羊肉,但凡我爱吃的,他都不爱吃。他笑微微地泡杯茉莉花茶,加一勺白糖端给我,抽烟的时候借着烟雾凝望我写作业的身影,我若看他,他就回避视线,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休了病假检查身体那段时间,家里来看望他的人络绎不绝,那时无甚好东西,人人送罐头点心。爸爸故作轻松:本来就没事儿,正好你快高考了,爸爸给你赚了这些好吃的,你好补补营养。

        我有时候想,要是今天这老头儿坐在左近,仍然那么望着我吗?仍然是,我脆脆地喊一声爸爸,他切切地应一声吗?
        家里茶根本喝不完。我给朋友的朋友做咨询,人家送茶叶答谢我;外地的数位朋友,见过的没见过的,邮茶给我;在京往来的朋友、客户送好茶给我;我老板有了珍贵的茶,一定不忘记分出一份儿来给我。从不在人前评论茶好茶坏,浓了淡了。我觉得那是没教养,茶都是朋友送的,收下就是随喜。其实我念念不忘的是,我爸一生喝茶,苦寒的时代喝过最好的也不过是60块钱一斤的茉莉花茶。就是这样,也舍不得自己一个人喝。
         我不买紫砂壶,心里爱。若干次两眼盯着一个好壶,尤其是被老人家们放在手边,养出珠玉光彩的老壶,心里薄薄地浮起一丝微凉:若是他在,我定然买若干把好壶给他养着。
         曾经泡了一壶铁观音,抱在怀里,在他坟前浇下,瞬间渗进早春饥寒的土地。弟弟在旁边,把一盒软中华挨个点起,自己吸一口,插在墓碑前,蒙古高原冷硬的春风中,烟很快燃尽。弟弟调侃:这老爷子,烟瘾还那么大!我们都争取平和宁静地来看他,新丧的悲痛是撕心裂肺的悲号,到后来你才知道悲伤变成的思念,如海南的山岚米酒,如四川云贵的梅子酒,初时无甚惊艳,过后绵绵不绝,永记不忘。
         茶就不一样,入口淡淡的涩和微微的苦,却沁入心脾。哪怕是大红袍那种芳烈的岩茶,一席下来醉了人,翻江倒海地吐过,涕泪滂沱,也不会隔夜。茶之温润,永远是谦谦君子。即便是出身苦寒,布衣陋巷,也一身干净整洁。
  
         好多时候,我一个定神儿,就想起他。手指间夹着一支烟,盘膝坐在炕边,低头默默,旁边是切切哭诉的下属,或者求着帮忙的邻居,或者是一诉苦闷讨主意的弟弟妹妹。我在想,在那个不知心理咨询为何物的年代,他就干了这个活儿,人称“讨主意”而登门的,络绎不绝。他披着外衣在炕桌上给别人写过诉状和入党申请书;他把脉拈针救治过贫寒的陌生人;他慢条斯理地劝说过闹掰了的兄弟;他站起来飞脚踹过打老婆的故交兄弟。
        他身后,我们受恩良多,没人欺负一下下。他远在深圳的下属和学生回来,进门跪在院子里,膝行到他遗照前致哀。一双不懂事的小儿女也知道,人情如纸薄。可是我们却仍然参加他朋友们的家庭聚会,仍然被过去的叔叔伯伯们叫着乳名,用怜爱的目光关照过。

        我爱上的男人,可能并非权贵,但一定有贵气,那是随手助人形成的自信平和气概。我猜他也并非富贾,却有着华丽的灵魂,乃是因为对这个世界的责任和作为获得的报酬。男人的气质,比他的样貌更能展现经历。我一度迷茫,以为这样的人不存在。隔着时空,隔着生死,我父用他给我的记忆告诉我:有的,真的有的。只是你要宽免这个浮躁的社会给人的灵魂蒙尘。
        爸爸哭过,迷茫过,绝望过,他脆弱时脆弱,愤怒时愤怒。我曾经无数次想过,若是时光隧道存在,现在这个年龄的我能回到他面前,抚慰他对死亡的恐惧吗?能解除他对妻儿未来的忧虑吗?为此我无望地落泪。然而,在泪光之中,我看到我妈妈,从来没有那么镇定的柔弱女子,怀抱着她的爱人。
        一生相守之中,都是我妈妈,泡一杯茶,放到他床头,等他午睡醒来。看看没有喝,一言不发换一杯,永远都是烫烫的茉莉花茶。陪他看病,陪他到最后,一个人在厨房抱着头哭,出来的时候,永远都是好脾气地服侍。他到后来说不来话,我妈买了个玩具小鸭,捏一下就发出声来。他走后我妈很多年听不得那动静。
        我爸是有福之人,他遇到了真心爱他的女人。为此,平凡如他,便有了太阳一样的光芒。诚如我妈说过,对他,怎么累人怎么苦,都不讨厌。
        爱比假设的合适更重要。

       家里的QQ群中,我叫做“小叶花茶”。弟弟说,怎么叫这么个名儿?我说,这是爸爸最爱喝的茶。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