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含之茶社

低眉汲泉井 素手无味茶 碧瓯风云淡 一盏饮自家

 
 
 

日志

 
 
关于我

说是,茶有百味:案牍劳形者泡出官场味,恋战商场者经手是钱钞味,顾影自怜者泡来是脂粉味···百味众生。 《易》有“含章可贞”,是大地般的厚重。默然接纳所有,是一个女性渐入熟年佳龄时,可以效仿以自省的。 希望自己历练到这样的境地:能泡出无味之茶,可容百味人生。是名含之茶社。

网易考拉推荐
 
 

命运的肖邦和理想的莫扎特  

2014-11-24 18:51:52|  分类: 艺术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运的肖邦和理想的莫扎特 - 珲 - 含之茶社
       
         说起傅聪,仍然是在第一时间想起了《傅雷家书》,想起傅梅夫妇从容而决绝的离去。当命运如此丰满而残酷地对待一个人的时候, 你不得不惊叹这样的夺目光彩,也不得不悲悯一个人以血肉之躯承载一切。
         22号在国家大剧院的咖啡座等待傅聪80生日钢琴音乐会的时候,旁边的纪念品商店仍然有人买了《傅雷家书》,淡蓝色的封皮放在咖啡桌上,像是等待一个签名,也像是在打招呼,表达对老人家的致意。据说傅聪听说有人仍然把自己和这本书联系在一起的时候笑答:人们还以为我是书中的那个小孩子,老夫已经望七了!如今这话过去又十年!
         作为一个音乐的外行,坐在音乐厅,周围全部都是谈论钢琴如何,傅聪如何,G大调B小调的邻座,惟有保持缄默,仅仅为了听一场演出。
         傅聪先生比我更加缄默。从上场,到谢幕,始终默默无一言,仿佛就是专门来弹琴,弹了,被鼓掌,欢呼,经久不息,就再出来谢幕,坐下献上一曲额外的,再被掌声拥出来,就再来一首。人们也许等待着什么,他有什么样的表达,没有。他所有的表达都在琴声里了。

        耄耋长者清歌与弹琴,是真听不得的。
        曾经有幸,坐在一位国宝级的古琴大师左近,听了一曲广陵,直听得心跳如鼓,泪水涟涟。曾经用CD听过蒙古老歌手哈扎布招待席慕容时,即席唱起的《老去的大雁》,开阔而苍凉,鸿雁几度春秋,老到不能迁徙,看着孩子们飞去,却叹道:“不是我自己要老的,而是长生天让我老的。”大约也惟有他,能够把这蒙古民歌唱到如此境界吧。惟有对死亡从容悦纳,方可如他自己所言:我的心,是配着银鞍子的骏马,是心里有着秘密情人的喇嘛,正兴高采烈地往前走着哪!
         如今坐在台下,远远听着傅聪先生的琴声,忽然就有了同样的感觉。
         傅聪先生自己说过,肖邦是我的命运,莫扎特是我的理想。
         想想也真是,少小离家的傅聪,因为女友的一封信保住了对艺术的追随,逃脱了险些殒命的厄运,却从此飘零半生。惟有旅居的肖邦,是他能够深刻感知到的吧。这位把自己心脏带回祖国波兰的音乐家,大约一生的爱与复杂感情,都在波兰的土地上得以皈依了。灵魂相近,音声相和。傅聪是国际乐坛被称为“肖邦的真正诠释者”,自己却谦称为“忠诚的追随者”。
         一直等到下半场最后两首曲子,终于等到了“玛祖卡三首”和F小调第四叙事曲。静静的不敢大声呼吸声重了,惟有把自己变成一只透明的玻璃瓶,仿佛接过一瓶水,是多是少,是热是冷,是甜是淡,无从期待也不曾评判,就这么浸润在音乐里。
        
          任何一个成年人,内心都有未长大的自己。套用一片评论文章的话语:神学家卡尔?巴特在谈到莫扎特时说:“天堂里的天使们在颂扬上帝的时候,他们必定演奏巴赫的音乐,但是他们独处的时候,必定演奏莫扎特。”一个弹琴的人,大约都会用莫扎特来表达自己吧,这个短命而天才的音乐家,终其一生,也没有来得及沧桑。而以八十高龄遥望先贤,想必演奏者感触万千。

         听琴需要心境,也需要心静。评价过多,尤其是专业的因素过多,反而折损了欣赏这件事本身。诚如一再感受到的,常常是那些自称为Fans的人,给了人最好的分享,而一心在专业中打滚的人,有时反而失去了灵性。
         我坐在那里,看每首曲终,他站起来微微鞠躬向观众致意,然后缓步走向后台。俄而,再缓步出来,坐到钢琴前。偌大的舞台,四周金碧辉煌的环绕,灯光之下,他一袭玄色衣衫,微微佝偻着背,步履从容。他鞠躬的度数是民国时代的30度,乃是大礼。即便谦和如此,仍能在遥远的距离外感受到他的气场。那种颇有大家公子气概的傲然静默。
        老先生曾言:每天弹琴11小时,人生多半消磨在琴上,真是很辛苦。但是,还是那么爱。据说他即便年高,每天也练琴8小时。也许除了爱,没有什么解释。

        很多时候,我在思索对自己的职业有精益求精的追求那些人,都是为了什么。而为了这种极致的追求,又要付出什么代价?我们一味地讲究“平衡”,殊不知平衡的隔壁,也许就是庸常。那些在某一方面登封造极的人们,也许很难享受到平常人家的幸福。傅聪先生一生三度婚姻,还算幸运,终于有了事业上相惜的知己作为妻子。又有多少人能有他的幸运?当然,也要问又有几人能够承受他的命运?

        两度谢幕的热烈掌声中,他落座,准备再弹一曲。音乐歌剧等演出不允许拍照。唯独结束和开始不禁,我抓住了那一瞬间,按下快门。忽然就鼻酸。不知他年,还有这般娴熟而饱满的琴声吗?
        八十高龄了,傅聪先生!
命运的肖邦和理想的莫扎特 - 珲 - 含之茶社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