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含之茶社

低眉汲泉井 素手无味茶 碧瓯风云淡 一盏饮自家

 
 
 

日志

 
 
关于我

说是,茶有百味:案牍劳形者泡出官场味,恋战商场者经手是钱钞味,顾影自怜者泡来是脂粉味···百味众生。 《易》有“含章可贞”,是大地般的厚重。默然接纳所有,是一个女性渐入熟年佳龄时,可以效仿以自省的。 希望自己历练到这样的境地:能泡出无味之茶,可容百味人生。是名含之茶社。

网易考拉推荐

以陌生封箴 以卑微自恋  

2014-11-01 16:05:41|  分类: 银幕看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陌生封箴 以卑微自恋 - 珲 - 含之茶社
       
        昨晚陪朋友去看话剧。孟京辉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第一次知道这部作品是大学的时候,女同学们传看原著,我却无动于衷;第二次是在十年前,姜文和徐静蕾的电影热映,我仍然没有去看。第三次,却是女友买好了票邀请,却之不恭。

        我想之所以一直反应冷淡,是因为故事的情节:“男人的一夜,女人的一生。”对于性别不公平的愤怒让少女的心灵接受不了。男性的性幻想中常常有这样的女人:提供一场高质量的欢愉,持久而专一的深情,无怨无悔的付出,却毫无任何回报的要求,不需要负责任也不需要承受一个女人爱恋之外的其他东西,甚至不需要知道她的名字,她曾经在自己的生活中出现过。当她消失的时候,还给他留下一个长大的孩子,不需要洗尿布半夜被哭声闹醒,他就能当上一个大孩子的爸爸。唯一的一点点愧疚却藏着窃喜之中,还被自己认为很唯美。
        在年少的时候,我对此的态度是大声质问:凭什么?你配吗?

        如今坐在话剧舞台的观众席上,平和从容了很多。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态想:经典之所以为经典,必然有它存在的理由。这个故事被无数次改编,变成话剧、电影,不同国家,不同时空,不同的人群演绎了它。那么它必然包含了人类社会共同的感受,那种暗流潜伏的情愫,就是作品深层次的魅力。

        孟京辉执导的话剧,却站在了女性主义视角来演绎这个故事。把它变成了一个女人内心和自己的对话。男人、他者,成为了布景,甚至连布景都不是。当年徐静蕾执导的电影,被她自己理解为“我爱你,但与你无关”。故事的女主人公一生投入地经营自己的爱情,却无怨无悔,不需要被男人所知。这样的“爱”已经颇有女性独立的意识。而孟京辉的演绎更是连“爱”本身都严重质疑。两个小时的话剧,女主角是唯一的演员,她独自回忆、独自成长、她独自生活,甚至连两夜的欢好,都是她自己的演绎,没有男人,只有空气中她描摹的爱恋对象。在话剧中恍惚:到底是男人影响了她,还是她借用了一个男人来安放自己的一切情感?

        她一生等待的到底是什么?她真的需要这个男人吗?
       他才华横溢而风流倜傥,他善于调情而用心不专。他似乎是她命中注定无可逃脱的归宿。可是,他是谁?
       他有意大利的精致家具,有精美的藏书,英文的,法文的,暗示着他的渊博、品味;他妙笔生花,能够用文字赢得众人的尊重;他相貌英俊,彬彬有礼。这个近乎“完美”的男人,是十三岁的女孩心中的神。
         十三岁,是个耐人寻味的年龄。豆蔻初开,情愫暗生。这个年龄刚刚懂得去爱慕异性,却根本不了解男人。少女善于想象的大脑中,如同一位画家打开调色板,凭借着对艺术的敏感而创作,完全可以不必顾及真正的客观。是为艺术。于是,这个完美的男人被那些她不曾有、却被社会舆论认可的元素给拼接起来了。
        原著和后来所有的改编作品中,都没有交代她的身世,只有一个信息:妈妈要改嫁,带她到外地。这一句足矣。她的生父呢?死了?离去了?几岁离开?他在女儿步入青春期,最需要父亲教导的时候,缺席了。没有这个示范和楷模,女儿对他的印象,只能凭借想象来拼凑。用神话来构建了一个完美的父亲。任何和他相似的男人,或者准确说,在女儿幻想中向他一样“完美”的男人,就会承载这个女儿狂热的爱恋追随。

        不能说,这个女儿完全没有理性。她清晰地知道,这一切只是她一厢情愿地幻想,对方不是她想象的那样。所以,她导演了自己的人生,只在自己能够控制的范围内发生,对方是谁,与我无关。她把自己和对方的关系界定为“陌生”。每次都以“陌生女人”的身份介入他,获取片刻温存,每次,都等待着对方认出她来。这无望而惶恐的等待啊!仿佛多年来的习惯,等待着那个本来应该认出她,但是不知道会不会认出她,想不想认出她的男人——她的父亲。
        为了换取“被认出”,她选择了“不被认出”。多年默默承受一场欢愉的代价,独自生下孩子,独自抚养他;为了养活孩子不得不卖身度日。一个女人把自己变成了母亲、情妇、妓女,在自己的幻想之中,总有真心爱她的男人,有愿意和她结婚共度余生的男人。是的,只是她的幻想,这一生她都没有看透男人,永远心存幻想。这也是多少女人容易有的幻想:心里有永记不忘的爱人,身边有憨厚老实的丈夫。唯独不提的,是自己。
        她以为自己狂热地爱着,其实根本没有。她的“爱”只是生命最无望的悸动,期望得到些许的承认;她以为自己无私无求,甚至连表达爱情都要等到临终,不给所爱添麻烦。其实遗书又何尝不是一种以自我作践来暗暗指责对方的好方式?男人会感动吗?会忏悔吗?会悲痛欲绝吗?她不关心。她这一生都没有真正关心过别人,只活在自己的感觉里。

        这个女人的存在,足以打动不少男人。她如此无私,如此痴情,如此悲壮而美好。仿佛,自己的母亲。
        任何一个民族不缺乏对母爱的牺牲精神的歌颂。皱纹的脸,花白的发,粗糙如树皮的手,把青春与梦想在劳作中消磨殆尽,为了孩子。最关键最关键的是,这一切付出,是无求回报的。除了良心发现,不需要努力取悦,不需要公平给予,因为她是个母亲。
         相当一部分男性承载不起这份恩典,他们选择了用诗歌来代替行动。所以面对爱情的时候,他们忧虑恐慌自己能否给予对方想要的,宁愿 简化一切,摒弃人和人相处的琐碎与艰辛。在他们的“爱情”里,性最终简化为快餐——简易、直接、不用善后。他们看不得女人的泪脸,听不得婴儿的哭声,也受不了为了养家糊口承受的“委屈”。他们仿佛生活这部冗长的纪录片的广告片,用花絮来展示下情节,即深刻又动人,反正是短暂的。
         总之,他们如此脆弱,爱不起别人,只能爱恋自己。他们永远不排斥那些爱恋自己的人,所以,永远不忘记展示自己的聪明、优雅、魅力十足地等待别人来认同他的自恋。

         某种意义上,没有人遇到错的人。你遇到的每个人都折射着你无法面对的那个你自己。他们如此匹配,以至于不得不遇到,只是早晚的事。
        
        以陌生封箴 以卑微自恋 - 珲 - 含之茶社
 
以陌生封箴 以卑微自恋 - 珲 - 含之茶社
 
以陌生封箴 以卑微自恋 - 珲 - 含之茶社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