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含之茶社

低眉汲泉井 素手无味茶 碧瓯风云淡 一盏饮自家

 
 
 

日志

 
 
关于我

说是,茶有百味:案牍劳形者泡出官场味,恋战商场者经手是钱钞味,顾影自怜者泡来是脂粉味···百味众生。 《易》有“含章可贞”,是大地般的厚重。默然接纳所有,是一个女性渐入熟年佳龄时,可以效仿以自省的。 希望自己历练到这样的境地:能泡出无味之茶,可容百味人生。是名含之茶社。

网易考拉推荐

两种认命  

2013-06-28 18:57:48|  分类: 暗香浮动月黄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看到连岳回答一个女研究生的问题:面对导师提出的不正当要求该怎么办?研究生用一个自然段描述了如果答应会有什么什么样的好处:无外乎留校访学续博等条件。连岳也犀利:问这些问题并允许搂搂抱抱的时候,交易就已经开始了。他的理由是:这是一种典型的小市民心态,如何用最低的成本赚取最大的边际效益。说白了,怎么才能占到更多便宜的问题。如此一说,不算冤枉那女孩子。

      只是看完,良久不语。仿佛看到另一个女孩子,骑着自行车,一路飞奔,牙齿咬住下嘴唇,疯了一样蹬啊蹬。回到宿舍,倒在床上放声痛哭。舍友围过来,半天问不出缘由。还是过了很久,她慢慢擦干泪,讲述下午的事情。其实不是大家担心的那样。将近20年过去后再看,也根本不是什么事情,只是她当时面对了人生第一场可能的交易。那是个一贯儒雅谦和的男人,有着和她父亲相似的整齐络腮胡,让她每每用敬畏欣赏的眼神看着。大约时间久了,对方有了想法。他是她家教学生的父亲。把这个月的家教费给了她之后请她吃饭,然后就问起来年毕业后的去处,问了家里的情况,自然而然地说出了一些“建议”。在她看来,却觉得平白受了侮辱,她没法用“流氓”这个词给对方下定义,因为流氓在她的印象中应该流里流气,而他如此值得尊重。若干年后,终于有个词准确地描述了她当时面对的处境,叫做“包养”。
       舍友为她的故事长舒了一口气,都觉得她太矫情了,人家又没有怎么样你。这个19岁的小姑娘却气得满脸通红,浑身颤抖:他怎么能跟我说这种事情呢?怎么能这么说呢?一直在另一张床上坐着的老四走过来,冷冷地问:妹妹,如果10年后靠你自己奋斗还是没有得到今天他能给你的东西,你后悔吗?5双眼睛齐刷刷地射向她,像是聚光灯之下的见证,都在等她回答。她站起来,几乎喊破嗓子,平生第一次说了粗话:我他妈的穷死、饿死、累死都不后悔!我他妈的卖苦力,卖血,也不干这种丢人事情!老四上去一巴掌拍她肩膀上,打得她生疼:好,那你记住你说的话,姐姐们都听见了!那有什么好哭的?从今天开始你算是入了社会了!去,洗脸,下楼吃饭!

       如果时光倒流,或者,让那个孩子明白这将近20年的岁月里她将过什么样的生活,然后再次选择,她还会这么选吗?

       其实不用时光倒流,从那以后,她不断地面临这样的选择题,yes or no,yes or no,仿佛每一次选择都在追问她歇斯底里的誓言。这无关道德或者其他什么,如果经历过累得崩溃,或者绝望得无处逃避的日子,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诱惑。诱惑从来都是这么个东西:它不是一个菜单,在柔曼的轻音乐里让你优雅从容地点菜;而是,它象条船,在漆黑不知彼岸的海中,你游到精疲力尽时无声地路过,淡淡问你要不要逃生。有的时候,不是你自己可以选择的。或者说,你做出某种选择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会付出什么艰辛的代价。
      
       多少次,她看破了自己软弱怯懦的灵魂。她也会暗暗算计,如果···那么····;她在算计有没有可能付出最小却收获最大;她在想是否可以投机,也许万幸,也许,也许。她在这些算计中头昏脑涨,无所适从。觉得日子太艰辛了,不知道何时到头;也觉得奋斗太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成功。她曾经想通过婚姻快速逃离这种不知未来的茫然;她也曾经想过,谄媚一点送个礼,就这么在原地呆着别动好了。她在这么想的时候,另一个她缓缓站起身,走远了点,抱臂看着她。她惊觉,回头看到,那个她年方19,蜜桃般饱满的脸庞,大理石的光泽。她冷冷地说:你真的老了吗?变得这么猥琐,这么下作!她一言不发盯着她。她下巴微微抬起,仍是少女的清高:爸爸妈妈把你爱得那么好,不舍得委屈你一点点,你倒是舍得这么作践自己的心!她伏下身遮住脸。闭上眼睛也看得见自己的忧惧与焦灼。她怕镜中红颜易老,怕树欲静风不止,怕出师未捷身先死,怕·······因为怕,就想走捷径,想省力气。
       省得下来吗?那19岁少女嘲讽地问。


      人和人是不同的。有篇文字叫做:《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下喝咖啡》。如果仅仅是喝咖啡这么简单,也倒不必有那么多公平与不公平之想。如果仅仅是为了某个虚荣的目标,倒也不必把自己折腾到什么地步。
       1993年到2013年的中国,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参加高考的那一年,全国平均录取率31%,或者说,70%的孩子要面对挫败。1996年,自主择业第一年,统招生可以等着国家分配,自费生却自己扛着行李去人才市场找单位;同一年,公务员考试面向社会招生,之前已经在机关的可以借这样的机会转正;1999年,花钱就是爱国,拉动内需的政策调控之下,家电大幅降价,房价还是工薪族可以承受的范围;2001年-2005年,忽然发现身边开始有了翻着跟头暴富的群体,也忽然发现钱不够花了;2008年,房价骤降到了你以为自己可以买得起的地步;2011年,发现自己吃不起大蒜也吃不起葱,绿豆也吃不起了。这种过山车一般的日子里,你不是旁观者,无法用个案的姿态来超脱于社会。

       但是你可以选择。时间作证,那么双眼睛也可以作证。你以为无人知晓,其实在所有人的眼睛里。
       在家乡的街道上遇到了曾经鼓励她离开这里谋求发展的小警察,如今已经是一个派出所的所长。他还是用以前那样崇敬爱慕的眼神看她,把车停在街边和她聊了几句,问询在外如何。然后吭哧吭哧地涨红了脸,问:你大约不会象中央编译局的那个女博士那么做吧?她一怔,想起来关于网上流传的那12万字,哈哈大笑,上去一拳打在警察胳膊上,问:你觉得我有那技术吗?警察憨厚地笑着,有些不好意思,然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嘱咐她:可不敢那样啊,辱没先人呢。混不下去就回来!没钱哥养着你!她笑着目送他离开,眼里有了盈盈的泪。
       时隔六年,和当年的同事们一起吃晚饭。如果不走,她现在和六年前的区别不大,仍然是这样,仍然是从前。说起当年。她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年长她很多的一位大哥亲自开着车,带她去见另一个单位的领导,看看有没有机会调动。回程的路上,她暗自惊讶他这种无私的帮助,问他,为什么?他回答:我不想让你的才华在这种死水一潭的生活里慢慢磨灭。仅此而已。她感动得无话可说。几番轮流敬酒,几番答谢中,她忽然明白自己这么多年来,不是一个人在拼杀,她的背后,有所有人的希望。她是大家从一种生活中向外张望看到的光。
       

      她从来没有屈服过,不是因为理想坚定,品德高尚,而是因为于心不忍。不忍辜负了自己,也不忍辜负自己承受的那些爱和希望。她象是洄游的鱼儿般遵从自己的内心,在幼小时向海洋游去,又在成熟时回到出生地。这不是她自己的意志决定的,而是,深埋于她灵魂中的某种东西在冥冥中早已做好安排。

      要么让自己在时代的大浪里随波逐流,要么,尊重内心中那些不可思议,不可言说的信念,驾驭于风口浪尖。这都是命,认哪种,算哪种。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