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含之茶社

低眉汲泉井 素手无味茶 碧瓯风云淡 一盏饮自家

 
 
 

日志

 
 
关于我

说是,茶有百味:案牍劳形者泡出官场味,恋战商场者经手是钱钞味,顾影自怜者泡来是脂粉味···百味众生。 《易》有“含章可贞”,是大地般的厚重。默然接纳所有,是一个女性渐入熟年佳龄时,可以效仿以自省的。 希望自己历练到这样的境地:能泡出无味之茶,可容百味人生。是名含之茶社。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以爱之名  

2013-12-14 18:03:12|  分类: 暗香浮动月黄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是闲聊起来,朋友说:你这样的女人,注定会戎马一生,不会甘于在家庭中消磨光阴,相夫教子的。淡淡微笑下,回答他:不是。说不定哪天,就当全职太太去了,以家庭主妇的形象终老于牧区边陲或小县城某处。他呵呵笑:恐怕辜负不了自己吧?
        不算辜负。只是生活方式而已。这么说的时候,心里想起了奶奶。奶奶当了一辈子家庭妇女:16岁嫁入我们家门,为这个家族生了6个孩子,养大10个孙辈,服务这个家族整整70年。而我是在她的葬礼之上,才真正认识了奶奶。

         奶奶殁时,享年86岁,属高寿。葬礼上,爷爷身穿黑呢子大衣,戴着黑色貂皮暖帽,手里稳稳拄着拐杖,颤巍巍地站起,坐下,坚持不要人搀扶。他的庄严肃穆和毕恭毕敬,仿佛不是在送妻子,而是又回到了军旅生涯的二三十岁,手中拐杖军刀般威严而深情。众人分黑纱白花戴孝。爷爷眼睛直视前方,叫:孙子,给爷爷戴上孝。你奶奶比爷爷大一岁,这是理所应当的。吾乡风俗,妻戴夫孝,夫不戴妻孝。而爷爷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了对爱妻无上的致敬。
        一个女人身后,这也是难得的殊荣了。而爹爹姑姑们,我们这些孙辈们,重孙辈们更是哀痛不已。不仅因为这个家庭丧失了一位慈母,而且,一种精神上的依靠也就此倒掉了。
         爹爹居丧,按礼俗不刮胡子不整仪表。一脸胡子茬的他分外憔悴,站在那里读悼词。当他读到“她嘱咐我们不要记恨人,要记得多帮助穷人”时,下面哭声一片。这是奶奶的原话。奶奶八十大寿,众人纷纷表演节目,四个自己也为人祖母的女儿站成一排,象小时候那样,为妈妈唱起苏联民歌《山楂树》,孙辈的儿女一首接一首唱着蒙古民歌,奶奶笑微微地在掌声里站起来“说两句”:“我已经八十了,看着你们一个一个长大,都很满意!很高兴!她眼里涌起泪花:今天的好日子来之不易,你们要好好珍惜。一要努力工作,为国家多做贡献;二要为人善良,不要记恨人。三要记住,一定要帮助穷人。讨吃的伸了手,不要让空了手·······”慈颜犹在,满目迷蒙。
        我一直惊讶一辈子都是家庭妇女的奶奶,何以在八十高龄能如此境界地讲出这么一番话来?妈妈听了长长地“咦”了一声,表示对我无知的不满:你奶奶,那是教会女校全县的第一名!

       在长辈们零星的讲诉中,关于奶奶的记忆碎片慢慢拢合:
       庆祝张学良将军东北易帜的庆典上,奶奶作为女校代表登台发言。而爷爷代表的是男校。爷爷不动声色地记住了这个姑娘,从此后别人一上门提亲,曾祖母问及他的意见,他脖子一梗,大喊:我不要!不要!曾祖母察觉到这个宠爱的儿子心里有了人,笑笑由了他。直到有一天,人家提的是我奶奶。87岁高龄的爷爷毫不讳言地对我讲:“我和你奶奶,没结婚就互相爱上了。下了学她和你姑奶奶走在后面,我们男校学生走在前面,她说的话,听得真真的······”一语未了,老泪纵横。
       爹爹曾经说过,不是你奶奶,这家人家,完了 。他说的是闹日本的时候。大户人家全都躲到乡下避难了。年仅19的奶奶作为家中长媳被留下来看家,爷爷那是正在傅作义的部队中服役。为了不让日本兵占了自己家宅院,奶奶买通保长,在自己家院子里设了私塾。日本兵退了,家中完璧,不免有人猜忌。左右邻居风言风语议论她,公婆小姑回了家后冷着脸不理她,奶奶一句话不为自己辩解,每天该做什么做什么。她的母亲闻言,一路上门,站在街门口大声斥骂亲家不仁义,骂街坊四邻嫉妒搬弄。奶奶坐在屋里一不出门二不劝解。第二天,小姑子亲自过来叫她吃饭,算是全家给她赔了不是。
        土改定成份的时候,当时家中田宅众多,街面上开着字号,又雇了长短工汉。奶奶早就有所忧患,劝着长辈们赁了店铺,卖了些地,辞了伙计长工。即便如此,还是被定性为地主。奶奶闻言,掀开针线笸箩拿出当时颁布的土改宣传册子,只身骑着毛驴上了县。进了县长办公室质问:“按哪条哪款,你把俺家定的地主?”县长没见过这么大胆的农妇,正待发作,见奶奶拿着宣传本本,里面划着条条杠杠,一条一条核对,一条一条查,不由得目瞪口呆。那时的县长,放牛出身,认识的字还没奶奶多,让奶奶一番质问,心虚气短,气恼地想要呵斥,旁边有人附耳低声告诉,这是谁谁家的大小姐,论起辈份,比县长还高一辈。至此,奶奶成功地把婆家和娘家的地主帽子换成了“富农”。不知她如何有这等见识和胆量,在历史的尘烟里,当年县上村里,多少故交就因为一顶地主帽子家破人亡,甚至灭门。而我家,就此逃过一劫。
       爷爷从傅作义的部队被整装改编到志愿军,一走三年。奶奶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从村里到了县上,从县上到了当时最大的城市,呼和浩特。为的是孩子们受最好的教育;也正是因为她的选择,大姑成了当时凤毛麟角的女大学生,后来跟着导弹部队深入北部边陲,她在大学里也遇到了她挚爱了一生的丈夫;我爸爸少年时代和他自己的父母一样,是个“学霸”级别的人物——领不完的奖,受不完的表彰。至今说起,全家都为他骄傲,甚至岳父母家里,这个大女婿都是拿主意的角色。而我,敬重着他保持一生的学习习惯,和对最普通民众的深厚感情。这些来自早年教育养成的资质,无一不来自他的母亲,我的奶奶。
        文革期间,爷爷奶奶被下放到乌兰察布深处的一个小山沟。爷爷因为打着一手好算盘,写一手好字,免于受太多苦,被淳朴的村民当作了先生,到另一个山沟教孩子们念书。奶奶带着3个还未成年的孩子:我三姑、四姑和我爹爹苦守着。大姑和爸爸在浩劫之前已经上了大学,而爹爹还小,等到考高中时被告知成分不好,不允许考。十几岁的爹爹躲在山沟里呜呜痛哭。我妈妈刚嫁过去,看不下去,亲自哄了又哄,还是不行,我妈恼了:“大后生,没出息!你就不怕妈看了难受?”爹爹听了一抹眼泪,站起身就回了家。奶奶没有表现出难过,沉思良久,安顿小儿子:“你学医吧,让你哥教你针灸!”靠着自学和哥哥的辅导,一年不到,才十几岁的爹爹在那个医疗落后的小山沟里已经小有名气,年关将至的时候,家家户户请吃饭,答谢他治好过自家人。奶奶说,老师和医生,都是他们用得着的,不会再欺负你。村里有了唯一一个能上学出去的名额时,村里人都想到了爹爹。奶奶又说,男人家,受得起苦,让你三姐去吧。爹爹含泪,一家一家动员,十几岁的孩子叼着大烟袋,陪着各路老乡蹲在地头。靠着这种动员,贫下中农的推荐,三姑就此离开了山沟沟,后来当了一辈子中医。
        年轻的二姑相亲,人家给问了两家,奶奶问了情况,说,你挑!我看那个东北来的更出息。二姑就此远嫁,果然是好样的,二姑夫后来风生水起,靠着12岁就闯关东的豪气和吃苦在这个城市寻得了一个不错的职位。二姑的小家庭安顿后,正是文革的热切已经开始疲惫的时候。于是她一再动员奶奶,开始举家西迁到今天我们这个城市。我不能想象,奶奶带着一家大小,住到闺女和女婿的门上时,是何等尴尬。即便是今天,我都可以理解奶奶在这样的岁月里,付出多少心血,隐忍多少委屈。毕竟家中人口多,靠着户口买粮食的岁月,吃饭都是一个重大的问题。身为母亲,舍不得让任何一个儿孙受委屈,那么苦的只能是自己。这个家安顿下来,在这个城市生根,用了十年。二姑家住着的大院子,就是我们童年的天堂。它接回了远在额济纳的大姑一家;它迎回了后来参军的爹爹复员;它让远上东北的爸爸放弃大连回来。奶奶的六个孩子,一个一个,珍珠般又围拢在她身边了。而我们家添丁进口,热热闹闹。今天回想起来,这个家庭其实是奶奶的一个梦想,团圆繁盛。当时的中国,又有几个母亲能有这种谋略和规划,让孩子们一个个摆脱了那个梦魇般的流放地,不被命运冲击得分崩离析?

        我们的童年,要按成绩领取压岁钱;做了什么好事情,大家都围着桌子吃饭时,爷爷奶奶会笑呵呵地提起,不亚于当众表彰;虽然是女孩子,却从未象当地其他家庭一样被忽略,恰恰相反,爷爷会自豪地说:我们的姑娘,比别人家的儿子出息!这种鼓励听多了,信以为真,从不在自己的性别上找理由,学习和工作都敢拼命。
        我去向爷爷奶奶报喜并道别,准备读研时,奶奶笑了:这家里,也有戴博士三角帽的了。他们永远不会说,女娃娃,相夫教子就够了。
        他们懂得一个女子所受教育对于一个家族的意义。那是眼界、是战略,是信心和希望。爷爷奶奶赶上了一个特殊的时代:他们在童年时代就跟随父母进教堂,幼年受洗,在教会学校读书。奶奶很从容地告诉我们,她并非亲生,乃是蒙古人转场中的遗孤,襁褓之间就被送进了教会的婴孩堂,后来被曾外祖母收养,视同己出。这样的经历一点点没有影响她阳光善良的心灵,只是让她深深感恩着修女嬷嬷们的抚养和后来养父母的疼爱——尤其是,在那个没几个女孩子读书识字的年代,虔诚信奉天主教的父母亲坚持让她上了教会学校,她的文房四宝是全班最好的。她的拉丁文和中文一样优秀。
        她记得那些来自异国他乡的神父修女们,是如何忍受着内蒙古零下30度的冬天,穿着单薄的修会制服披着毛毡御寒。她说那是些把自己奉献给上主的人们,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给当地蛮荒的草民带来了最初的希望。早年的牧民农人嘲笑教堂的手风琴,不敢吃被叫做“洋桃”的西红柿,被动员信仰天主时笑着逃跑掉。但是后来,作为最大教区之一的内蒙古中部,民风淳朴,文质彬彬。你想象不出普通的农家少女能用天籁般的嗓音高唱拉丁文的《主祷文》,你也想象不出,爷爷奶奶他们小时候那个时代,大户人家的女儿把发愿当修女视为最高荣誉和理想。爷爷的四叔后来是我们教区的大主教,爷爷的姑奶奶、姑姑、妹妹,每一辈都有姑娘当了修女。这个家族的富有不值一提,值得提的是这些美好的女性们,知书达理,以身奉献给上天,为穷人服务了一辈子。在这样的环境长大,奶奶只是她们中的一个而已。
        在这个家族中,对一个女孩子最好的表扬,是夸她象奶奶。一直都不知道怎样才能象她。我妈说,钢骨。家乡话中,钢骨就是坚韧。奶奶一生掉的眼泪都有限。越是艰辛,她越是冷静。我姑说,仁义。仁义乃是对人的宽容和慈悲,从未计较过苦难也从不怨恨别人。我爹爹说,谋划。他说的乃是战略。这个距离普通百姓远之又远的名词,其实可以决定一个家族的命运。不知奶奶如何得来,就这么规划设计了一个家族的70年发展。
         如果问我,我会说,爱。她对这个家庭的爱,超过了爱她自己本身。只有一个女人如此爱的时候,她才不惜代价,不顾一切地保护着这个家族,其实就是保护着自己的爱人、孩子。

        是的,今天的女人有了自己的职业,就有了社会责任。这个时代不再给你一个平台把相夫教子当成人生中唯一的职业。由此,女人分外辛苦。但是有什么可以抱怨的?这个时代给了女人前所未有的自由和荣耀,也给足了平等的机会时,你的心里不能仅仅守着一个小小的家庭。尤其是选择了某种职业,就自动选择了某种义务和责任,在需要你的地方,完成你的使命。在这一点上,我相信奶奶会为我骄傲。她知道并非因为追逐荣耀,而是因为践行信仰。她的孙女视事业为君王,一心侍奉,不敢懈怠。很少有人知道,一些女人心里,是如何拿出看顾自己家庭的爱和勇气看顾学生、咨客。因为你知道,不是你,而是上天假手于你,看顾着他的子民。就像阳光通过教堂的花窗般,上天的爱通过你照亮那些人们。但是有一天,有了一个家庭的时候,只是想象奶奶一样,把毕生的爱用来打造一个传世之家。

        这是我们的传统,一个女人爱的本能。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