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含之茶社

低眉汲泉井 素手无味茶 碧瓯风云淡 一盏饮自家

 
 
 

日志

 
 
关于我

说是,茶有百味:案牍劳形者泡出官场味,恋战商场者经手是钱钞味,顾影自怜者泡来是脂粉味···百味众生。 《易》有“含章可贞”,是大地般的厚重。默然接纳所有,是一个女性渐入熟年佳龄时,可以效仿以自省的。 希望自己历练到这样的境地:能泡出无味之茶,可容百味人生。是名含之茶社。

网易考拉推荐

“上官马瘦 卜式羊肥”的心理学解读  

2011-07-19 20:09:17|  分类: 工作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录了一段别人的文章中,关于这个故事的描述:

    汉武帝时代是一个人才纷涌的大舞台,所谓“群士慕向,异人并出”。不少人都是出身卑微,最后封将列相。在崛起的草根中,卜式不像公孙弘、卫青那样声名赫赫,才能出众。但观其一生沉浮,亦足以称奇。

  此君早年分家时,将田宅财物都给了弟弟,自己入山放牧十几年,勤劳致富。听说朝廷要反击匈奴,热血沸腾的他,上书表示要捐献一半财产资助军用。汉武帝见其太过积极,不由得怀疑其动机不纯,于是派使者去询问,问题都很直接:一、你是不是想当官?二、你是不是家里有冤情想借此申诉?卜式憨厚地表示,自己只是个放羊的,不会当官,从小安稳度日,与世无争,也没有冤情。使者听罢又问:“那你到底想得到什么呢?” 卜式回答说:“现在讨伐强敌匈奴,我认为贤能的人就该以死明节,有钱的人就该捐款相助,如此,匈奴可灭也。”

  这番话被转达给了朝廷,然而并非人人都能了解卜式的爱国情操。比如公孙弘就在武帝那里扎针,说卜式的行为不合情理,这种人实属“不轨之臣”,若把卜式拔高为典型人物去教化他人,肯定会乱了法度。武帝听了也满腹狐疑。就这样卜式一腔热血,反遭侮辱。然而不久后,他再一次被武帝注意。

  当时,匈奴浑邪王率众降汉,同时贫苦流民大规模迁徙,官府无力赈济。卜式又慷慨地捐出巨款。武帝闻之,赏赐了他,然而卜式分文不要又退还了。当时富人争相隐匿财产,只有卜式踊跃捐助,为了树立榜样,武帝“乃召拜式为中郎,赐爵左庶长,田十顷,布告天下,尊显以风百姓”。(《汉书》卜式传)

  卜式依然不愿为官,武帝就令卜式为他放羊,不到一年,羊养得都很肥壮,武帝大为称赞。自此卜式官运亨通,又始终保持着质朴的爱国心。在南越叛乱,郡县诸侯鸦雀无声之际,身为齐相的卜式主动向朝廷请缨,要求参军讨伐,被武帝封为官内侯,卜式由此达到人生的顶峰。然而质直的他,后来因为在盐铁法问题上直言无忌而遭贬。所幸者,他最后“以寿终”。

  卜式以放羊起家,上官桀则从负责养马的“未央厩令”一职开始腾飞。与卜式性格截然相反的上官桀,主要得益于自己灵光的脑瓜,和不甘作为“弼马温”终老的野心。一次汉武帝大病初愈,见到上官桀的马多瘦弱,不禁大怒道:“令以我不复见马邪!”(《汉书》外戚传)

  这真是生死攸关的时刻。武帝为人苛刻,对于在他生病期间渎职的人更深恶痛绝。《容斋随笔》卷五中载武帝出游巡幸,“病久,已而卒起幸甘泉,道不治”。武帝怒曰: “义纵这小子不好好修整驰道,以为我不会走这条路了吗?”义纵由此被杀。

  而上官桀很不一般,一张嘴可谓舌灿莲花,他动情地说:“陛下病了,我听了心里日夜忧惧,心思实在没法再放在马匹上了。”说完,就挤出眼泪来。

  朱熹曾评价汉武帝“天资高,足以有为”(《朱子语类》卷84)斯言诚是,武帝是有才华有头脑的人。但“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武帝被忽悠得大为感动。上官桀就此大受宠幸,武帝死时,他已经成为托孤大臣。然而高处不胜寒,上官桀为了争权逐利,策划叛乱。身为托孤之臣,却想废掉汉昭帝,另立新君。最后阴谋败露,被族诛。

       看这个故事的时候不免有点点共鸣,在任何一个组织中都少不了“老黄牛”一样的卜式和“马屁精”上官,而且获得的资源和利益分配是完全不一样的。为卜式愤愤不平,本质上是对于自己的处境的宣泄。很多人会认为自己的付出和回报不成比例:兴高采烈地提交过去的文案,被上司淡淡扫了一眼放到一边;辛辛苦苦拿下的单子没有得到一句表扬的话;踏实努力地工作,加班的那个总是自己。
       这里面,有个问题被忽略了。有没有发现,公平有个假设:裁断公平的人,本身是公平的。就是说,他没有情绪,没有需要,也没有利害关系。或者说,他不是人。在组织之中,谁来裁断公平?如果是制度的话,就不会有“上官马瘦,卜式羊肥”的故事。当然这得是个成熟的制度。问题制度也是人制定,人执行,人评判的。所以,裁断公平的事情,永远落到人身上。也就是说,你做的所有,由一个不完美的人来打分。
       你是否发现,作为下属,会对上司有某种期待。期待他为人正直,处事公平,明查秋毫,最好能够胸怀宽广,能够在下属遇到问题的时候充任救援者、指导者、保护者。你把你的领导叫做“老大”的时候,就在假想之中赋予了他上述品质。所以,他“应该”慧眼看穿上官的嘴脸,“应该”体谅卜式的热血,“应该”对你的付出做出积极回应。这些“应该”构成了一种信念,你没有评判就深深接纳了它。所以,一旦发现和自己的假想不一致,就产生情绪。或愤愤不平,或委屈压抑。
       分析一下,你曾经对谁也有过类似的期待?谁“应该”照顾好你的一切?包括生存,也包括心理。呵呵,当然,是父母。襁褓之中,他们“应该”无条件地积极关注你的一切,直到你独立生活。你不需要为自己孩提时代让他们彻夜不能睡觉抱歉,也不需要考虑他们为你而辛苦工作你应该回报什么。一切顺利成章。这种对于父母的期待,会成为人际关系中的惯性。当面临着强势于我们的人时,不由自主地被激发出来。
       幼年时代,我们仿佛“属于”父母,在成年时代的职场,我们仿佛“属于”公司,“属于”部门和领导。因此,潜意识层面,这种期待和对父母的期待没有区别。
       你忽略了两点:一、上司,他也是个人。有情绪、有需要,也会脆弱和不理智的人。二、他不是你的父母,不对你的现在和未来负责。
       中国文化中,对组织的强调比较多,讲究伦理次序,讲究人际互动,对个人的独立性强调不多。“野蛮精神分析”一下,我们发现,这种忽略的潜意识层面,是屏蔽了关于个人精神独立的提倡。一个精神层面独立的人,更容易视人为人,更容易冷静乐观地处理好人际关系。他们首先处理好了“我-我关系”——就是自我内在的平衡关系。
       在面对猜忌、冷落、排斥的时候,他们不是感受到强烈的挫败感,也不是首先对自己有负面的评价。而是跳出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汉武帝“天资高,足以有为”,应该是智商不错,领导力和判断、决策能力都不错。这个是大脑前额叶发达的表现。不过没有人研究过他的边缘系统发育如何。人类情感的处理区域,会受到早年生活时间影响,也有先天遗传条件决定。当然,还有,社会支持系统如何,也起作用。这段文字比较“心理学”,说大白话,就是说,脑子是挺够用的,但架不住谁都有个七情六欲。社会角色决定了他的“高处不胜寒”,能够获得的真情实感是有限的。来自于臣属的真情实感更是稀罕。敬畏的多,敬爱的少;不敢仰视的多,温暖注视的少。人在病中,最需要的被怜惜,被惦记,而且,不是被当作皇帝惦记,是作为一个人,被朝夕共事的人们惦记。所以,“上官马瘦”,或多或少地打动了武帝脆弱而自尊的心灵,感受到哪怕是虚幻的一点点温情。这时候,边缘系统战胜了大脑前额叶,感性战胜了理性。家天下的权力滥觞战胜了公天下的遵制分封。
      卜式把天下视为天下,国家视为公器。捐款赈济,拒官出仕,都是在一个社会角色之中进行自我实现的。他满足了自我实现,利他奉献的需要。这种大爱,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尤其是在被误解、猜忌,乃至被恩将仇报的条件下不改其初衷,不知何等高尚的人格能够做到。这是一位真君子。精神的充分独立,已经超脱于物质之外,自我完善到了臻于完美的地步。他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何况皇帝的嘉奖或贬抑,外人的说三道四?
       不过,他的存在,也在心理和精神层面威胁了汉武帝。一个当权者,需要臣服,满足自己的安全感。当卜式拒官辞赏的时候,汉武帝的安全感被触动了。他不能够在自己知识经验的体系中安置这个人。所以,他会加强考验,命他放羊。堂堂富豪,召进宫廷,居然放羊,这简单的叙述背后,有多少杀机和诡异?一年后,羊群肥壮,武帝的安全感才重新建立起来。卜式用相对的恒在给了武帝安全感。但是,武帝始终不怎么亲近这个臣下,从盐铁问题贬抑卜式就可以看得出来。没有继续褒奖他的忠心和大爱,也不念及他为国家做出的贡献。是啊,为国家,而不是为皇帝。作为一个社会角色的人,武帝接纳和欣赏他,但作为一个个体的人,一个生物性和精神性的人,武帝的需要没有被关注,自然没有培养起足够的感情来珍视他。

       所以,在一个组织中发展,你可以选择,是选择关注组织命运,还是关注人的命运。两者没有谁对谁错。如果仅仅从个人利益来谋求成功,那么不免会沦为汲汲营营的乡愿,混饭吃而已;如果从大格局来讲,谋求一个组织的健康发展,那么关注组织和关注人,都是对的。
        马斯洛的需要层级论,几乎妇孺皆知,但是做到熟练运用于生活的人很少。窃以为,这个理论不仅对于个人有效,也适用于组织。一个组织发展到什么水平,共同目标是求生存、求稳定、求社会资本、求行业地位还是求真正的奉献社会,类似于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爱和归属需要、尊重需要以及自我实现需要。
        做事情,需要关注所做的,满足了一个组织的什么需要,还有,满足了一个人的什么需要。卜式在国家危难时,满足了求生存,在移民纷乱时满足了国家求稳定的需要;上官在皇帝最需要爱的感觉的时候,及时雨了一把,也起到了稳定组织的作用——皇帝感受如何,政策如何,不是吗?
       和若干朋友多次沙龙讨论中都反复表达过一个观点:人和事相比,永远人第一,事第二。因为事情是人做的。人不对,事情就难正确。所以,开始花时间,分析人,关注人,细化需要,满足需要。因为,个人力量永远都是局限的。为何不聚拢别人的力量,激发别人的智慧?那么,就更需要,去关注一个人,作为人,而不是作为社会角色的真正需要。
      
       说白了,永远都得视人为人。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24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