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含之茶社

低眉汲泉井 素手无味茶 碧瓯风云淡 一盏饮自家

 
 
 

日志

 
 
关于我

说是,茶有百味:案牍劳形者泡出官场味,恋战商场者经手是钱钞味,顾影自怜者泡来是脂粉味···百味众生。 《易》有“含章可贞”,是大地般的厚重。默然接纳所有,是一个女性渐入熟年佳龄时,可以效仿以自省的。 希望自己历练到这样的境地:能泡出无味之茶,可容百味人生。是名含之茶社。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迈克尔·桑德尔的不满  

2011-06-08 09:43:57|  分类: 菁华采汲——NGO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云也退《迈克尔·桑德尔的不满》
 

迈克尔·桑德尔的不满

 

云也退

 

(载《深港书评》)

 

5月23日是我采访迈克尔·桑德尔的日子。这位哈佛教授已多次来过上海,不过这一次,他头上赫然顶着“学术明星”的光环,因为他的公开课《公正》已在国内好学求知的人群中流传开来,人人都想一睹桑德尔的风度,看他潇洒的手势,听他纯正的美式英语,最好再不时玩几个类似“你是打算每年4月15日(美国个税申报日)回归原始状态了?”这种有内涵的幽默。其他几位有名的共同体主义者,沃尔泽、泰勒、麦金太尔,目前的公共影响力都逊色于他了。

我去年读了他十五年前出版的《民主的不满》,副标题是“美国在寻求一种公共哲学”。那还是克林顿政府时期,桑德尔看到了一种迹象,那就是美国式民主进入了一个亟需变化的险境:对于共同体价值的考量,强调集体利益之类,过去曾被视为是保守的,扼制个人自由的,而现在,被像他这样社群主义者认为是必须要重视的,他们的这些声音,也在自由主义阵营里引起了深层的“不满”。“一种公共哲学”,也就是一般所说的“公民共和主义”,强调的是公民的德性、政治参与的义务、讨论的热情,指向的是“共同善”,而不单是依自由意志论者的主张,每个人只需管好自己,法律只需保障每个人的自由。他说,这种论调并不是什么新东西,而是自美国建国以来所恪守的共和的题中应有之义,只是一个世纪以来,在占据主流的自由主义经济体制中被忽略了。

“共同善”这个东西像是多年前的故旧了,遥想“集体利益”,在中国曾是个多么核心的政治哲学概念。这里,我们用得上威尔·金里卡在《当代政治哲学》一书中的澄清:“近来引人注目的社群主义……却十分有别于传统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认为,只有通过社会革命,通过推翻资本主义和建立社会主义社会,才能实现共同体。而这些新出现的社群主义者却相信,共同体一直存在于共同的社会习俗、文化传统以及社会共识中。共同体不必重新建构,相反,需要被尊重和保护。”这同桑德尔的“纽带”论十分吻合,桑德尔在早期作品《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中批评了约翰·罗尔斯的正义论,他说,你一个人再我行我素,再无法无天,都不能否认,你的人格和身份的形成受到了社会的构造,你就像一个挂在网里的蜘蛛,丝丝缕缕地跟社会相联,你不能选择,也不能拒斥这些“纽带”,只能发现它们的存在和价值。然而,金里卡显然不赞同这种解释,他说“我们的确发现自己存在于各种关系之中,但我们并不总是喜欢我们所发现的那些关系。”一句话,他觉得社群主义者不够重视“自我”。

迈克尔·桑德尔的不满 - 云也退 - 写下就是永恒

 天平似乎总是在两端之间倒来倒去:要么是重个人,要么是重集体(共同体);要么强调强力政府宰制的危险,要么担心社会成了一盘散沙——说穿了就是这么回事,可是遇到了具体公共事件,几造人马就要在局部战场上一寸一寸地争,这些论争征用了可能是当今世界上最具思辨力的一批头脑;而在我看来,他们的存在,事实上本身就印证了对善(不管是个体的还是共同的)的追求牢固地植根于人们的内心。在短短半小时的访谈里,桑德尔多次提到了“debate”——论争。他认为,他影响社会的方式就是引起公共的论争——“如果说我有什么‘力量’的话,那就是我可以激发公共辩论,通过我的书,我的课,以及像你这样的访谈。这是一种力量,但恐怕是极其间接的。我很幸运,能够对公共辩论有所贡献,能帮助公众了解现实政治,了解那些争议,体会那些道德上的两难困境。”《公正》课程中,桑德尔正是这样做的,他提出的案例,诸如“失控的列车冲向铁路工人,该不该牺牲一人来救其他五人”以及“医生能不能挖取一个健康人的内脏来挽救五个亟需救治的病人”之类,都让你明白,在涉及公共“善”的问题上,没有那么一目了然的选择,所有分析、辩驳都能让你觉得,即便你自认为理性爆棚,心智完善,你也只在真理轮盘上的那么一小格里可以自圆己说。

论争让“共同善”成为一个边界不断变动的可能,因为它收集每个人手握的那部分主观真理,去无限地补缀一个谁也无法悉知、掌握、支配的客观真实。不管是在专业论著《民主的不满》里,还是在作为政治哲学启蒙读物《公正》里,桑德尔都要钩沉形形色色的论争,让我们看到,人的所有指向善的努力都只具备暂时的意义,但最终,能构成有价值的“试错”的一部分。例如,美国关于言论自由的激烈论争自二战以来在统与放的两极之间来回震荡,积下了宏富的经验,按说相关的立法应已非常成熟,但站在世纪末回看,桑德尔仍然指出,现在美国式的自由主义只在乎保护说的自由,而忽略了对言论价值的判断:对那些依托于其归属群体的社会尊严的个人——例如一个穆斯林社区,例如一批越战老兵——而言,某种言论本身就会灼伤他们。但他还没有考虑到更加极端的情况,在中国,还有很多脆弱的个体在言论发生之前,就已经预感到自己必将受到伤害;这一点,他在原定5月21日的讲座被取消后应已能体会到了,桑德尔教授此行最现实的目的依然是一次愉快的观光。

上午9点半,在半岛酒店的大堂里,我把一个问题甩给了这位据说是演讲气氛天下第一的大学者:你强调你的公正课是造就“公民”的,但是,难道不是只有在一个民主体制下,讨论公民德性才有意义,因为只有在那种条件下,一个人的声音才可以传递给公众,构成对执政者的冲击和挑战?

桑德尔依然用他缓慢的节奏娓娓答道:亚里士多德强调“公民身份”,认为这是实现一种最高人性的前提,而履行公民身份,就需要人发出声音。“并不必然有一个模板,可能有许多途径都可以给予公民一个有价值的发言权,让他们的声音得到认真对待——但是,不管什么途径,都得有一些可操作的安排,用各种方式让公民能够说话,能够针对政府说话……我认为亚里士多德说的是对的:不管以什么方式,人性要发展,就必须能够说话,必须拥有有价值的发言权——这也是共同体的一部分。”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