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含之茶社

低眉汲泉井 素手无味茶 碧瓯风云淡 一盏饮自家

 
 
 

日志

 
 
关于我

说是,茶有百味:案牍劳形者泡出官场味,恋战商场者经手是钱钞味,顾影自怜者泡来是脂粉味···百味众生。 《易》有“含章可贞”,是大地般的厚重。默然接纳所有,是一个女性渐入熟年佳龄时,可以效仿以自省的。 希望自己历练到这样的境地:能泡出无味之茶,可容百味人生。是名含之茶社。

网易考拉推荐
 
 

行脚漫记(一)  

2010-07-11 00:02:25|  分类: 成玉——磨砺中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平原的小麦熟了.

       在34摄氏度的高温下,县城和村庄的道路上摊晒着麦粒。赤足的农人用钉耙把金黄的麦粒平铺摊开,铺出两岸的丰收景象。冀东天亮得早,4:30已经有了晨光。清晨的空气微微渗出凉意,晨钟悠远,街上慢慢走过稀疏的人影。

       在晨光中教堂尖尖的高顶仿佛一幅剪影画。弥撒礼赞已经开始悠扬起伏。

       这是本次课程的最后一个早晨,特地起了大早,凌晨4点就梳妆完备,去望台弥撒以告别。

       谢绝了大家的相送。

       最后一个下午的课程放在了祈祷室,可以席地而坐,而卧,对于身体的观照有助于灵修的深入,在或深或浅的呼吸里自我觉察,尊重身体本身的感觉,那不仅是和自己的和解,也是和上天沟通的开始。为了让大家放松,我解开发髻,拔下发卡,也鼓励大家脱掉袜子。果然,一时扭捏,之后是嬉闹和喜悦。有人踢旁边的同伴,被摁倒捶打,大家笑呵呵的。我也在其中侧卧,纵容着这难得的欢愉氛围。修道者多端庄肃穆,隐忍谦卑。在人格面具的背后,就是阴影人格的存在,接纳自己的多面性,接纳自己在修道者“应该有”的特质之外的东西,这本身,就是一种和解:与自己的和解,与上天的和解——当他造你为人时,长了所有该长的地方,哪里是美好,哪里又是丑陋呢?性格何尝不是如此?

       祈祷室的课程被大家依依不舍地拖延,弥撒也被推迟到晚九点。仿佛是一次又一次的谢幕,在歌声里,大家前来次第拥抱我,眼里泪水饱含。就在当天下午的分享中,对于沙盘里的珊瑚众人有着那么多的不解,就连选择了珊瑚的学员自己,也不能解释。其实那不过是深层次的集体无意识流露:亿万年里,多少珊瑚虫由生到死,日积月累,默默无言的卑微生命,堆积成海底的神话世界。手捧珊瑚时,你甚至不知道,它经历了多长时间?怎样的沧海桑田。有多少生命,共存于这个空间?和大家分享不久前,关于理想主义者的那首诗歌:我的中国是海/我是海里的珊瑚虫/纵然亿万年沉默/被忘记在沧海里/我也不能离弃······我说,这是理想主义者的宿命。其实一心向往上天的真理的人们,哪一个不是珊瑚虫,用毕生的精力来搭建上天的妙曼宫殿?

        分享中,摆沙盘的学员泪落了。她已经有了年纪,不知苦行了多远,曾经遇到谁?我知道她不是计较走过的路,只是因为被读懂。同样被读懂的另一位学员,用厚厚一本《圣经》代替了自己。初学心理的同学们七嘴八舌地分析让他呵呵地笑着,象是仁厚的乡村老爹看着一群调皮的女儿对自己的调侃。等到评析,一语说到那本《圣经》的意味时,我看到他难以自制的泪。是的,他不是委屈,不是伤悲,那是被懂得,被接纳的欣慰和幸福,他在心里暗暗感慨上天的派遣。这些,懂得。

       一个修道者,该有多艰辛的道路,没有人知道;一个修道者,有多少真正的幸福,在外的人体验不到。那些艰辛道路上的真正幸福,不是“快乐”这种浅浅的词语可以表达准确的。若干天后,一场关于人生追求的讨论里,有人说起自己追求快乐的最大化是人生终极目标时,笑了一下,不做评论。在多少人看来,一个总是和苦难相伴的人,一个总是满心悲悯的人是不受欢迎的。其实苦难是人生的常态,只是不想回避它。如果只是自己的苦难,可以全心接纳和隐忍,仿佛过一座独木桥,只是勇气的问题;可是过了桥,恰恰看到需要你略伸援手的人呢?不去刻意做什么,想什么,只是遇到了就做便是。因此,这样的讨论不过是当葵花子嗑了就罢。越来越不喜欢和别人讨论所谓人生,不如备了课去听学员怎么说。

行脚漫记 - 珲 - 含之茶社

          我喜欢吕楠拍的一张照片,叫做《在路上》。尤其喜欢的是他用了黑白片的表现手法。人是需要仪式感的,宗教的仪轨之所以严格存在,更多时候不是为了体现信仰的威严,而是为了信众的安全感。新《西游记》多遭诟病,我看了却觉得几处很好。唐僧和悟空的一段对话:

        师父,有多少人能明白“不可说,不可说”的佛法?

  无几人。

  那又有多少人明白“道可道,非常道”的道法?

  无几人。所以,才要有戒律。

  看罢惊奇。是的,不是因为众生多愚钝,而是自以为聪明的人太多了,才活得越来越不纯粹。其实万法归一,不过是根本。仪式感在于培养虔诚的心境,对于自然,对于上天的敬畏。能够探索出生命本原的,不是知识,也不是技巧,而是纯粹的灵魂。

  在这个问题上,过分执着于表面文章是没有必要的。正如常常有人好奇追问我:你到底信什么教?为何你谈佛,也谈上帝?这样的问题笑而不答的最好,因为纠缠不清。在水面上看到鱼儿游弋,殊不知鱼叉下去,扑了个空。因为它和你不在一个维度上。信还是不信?有用吗?基督徒三德:信、望、爱,由远至近,由浅及深,让人越来越接近于真理;佛教徒讲的是戒、定、慧。由小到大,由表及里,让人越来越参悟光明本身。有区别吗?愚痴者吵吵嚷嚷,不仅分了不同宗教,连同门都要分个七零八落,互相攻击,互相比较。谁告诉你,一座城池,从东门可以进入,南门进了就不是这座城池?白马非马,不看根本。

 

行脚漫记(一) - 珲 - 含之茶社

 

  背起行李,走向下一个城市。县城的小车站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苍蝇成群。已经有很多年不坐大巴往来于城市之间,也有很多年,不在公共浴室洗澡。修道人睡的床和枕头都很硬。朋友电话一一问起,感慨万端,仿佛我是落难的大家小姐。也不想解释,微微一笑。这是个很有戏剧性的转变:给银行讲课住的是宽大的套间,空调温度正好穿职业套装;然后就奔赴此地,一下车就被无数热烈的拥吻包围——胳膊和腿上密集的“蚊痕”至今是个纪念。他是北京长大的都市人,我却住得了五星级酒店,也能铺着草席子睡在乡村和旷野。

        所谓上待,其实不在于物质标准。餐桌上大家都用菠菜和面酱做午餐,我的碗里却是番茄炒蛋。这是没有办法下咽的,尽管知道,这是传统,体现着最古老和朴素的敬畏与尊重。幼年有贵客临门,也是如此款待。这种上待,让你不敢不兢兢业业,不敢不尽心竭力。

       表面上看,传道授业,实际上真正涤荡了灵魂的是我自己。 抱着两个香瓜,去看92岁的杨嬷嬷,老人家在北京宣武堂区教书一辈子,记忆力和反应能力仍然非常好。看着两个香瓜,说,好大的苹果。引得大家哈哈笑。临到走,坚持站起来送我,一点微薄的银子,居然非要站起来双手接。这些古老的礼节坚持了一辈子。 

       她们的房间干净得不能再干净;她们的生活物资共用;她们不分长幼同桌吃饭,没有特权;她们没有私人财产,房间从来不锁门;她们站立的时候双手合握,宁静安详;她们走路时脚步轻轻;她们因为我掀门帘礼让而鞠躬致意; 她们全体虔诚祈祷,为祝我一路平安;她们因为课程获益,紧紧拥抱我,不舍得我走······     

      其实很快会再来,可是出城的时候还是回望了一眼。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