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含之茶社

低眉汲泉井 素手无味茶 碧瓯风云淡 一盏饮自家

 
 
 

日志

 
 
关于我

说是,茶有百味:案牍劳形者泡出官场味,恋战商场者经手是钱钞味,顾影自怜者泡来是脂粉味···百味众生。 《易》有“含章可贞”,是大地般的厚重。默然接纳所有,是一个女性渐入熟年佳龄时,可以效仿以自省的。 希望自己历练到这样的境地:能泡出无味之茶,可容百味人生。是名含之茶社。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为人的劣势,有时是为文的优势  

2009-05-16 00:51:38|  分类: 读书札记——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黎戈为人的劣势,有时是为文的优势

记得是去年看奥运入场式的时候,突然生出这个念头,按常理推断,运动员是健康,力度与美的代言人,理应是标准身材的拥有者,但是慢着!每个国家的运动员方队都高低不齐,胖瘦不一,错落芜杂,几乎没有美感可言。举重的横截面太大,简直是横行,打篮球的是群聚的长臂猿,跳高的如长脚蚊子,体操队像侏儒逛街。

 

近几年我读了些书,由吃鸡蛋渐生对那只鸡的好奇,也陆续研读了不少艺术家的传记,阅尽无数文字形象的骗局,后来我慢慢明白,其实,很多为人的缺陷,一旦进入创作领域,就是极大的优势。就像运动员的身材都比较特例一样,这是因为,每个项目,对肢体配置的要求都是不一样的。“美”,“力度”,和“日常标准”完全不是一个谱系的词。

 

比如“道德感的模糊”,在创作中,这叫做“视角的公正”。

 

我那天看一个女人,在那里解读张爱铃的严重道德沦丧。我想说的是,好的写实类小说家,要克服道德感的干扰。去看下内米洛夫斯基的《孤独之酒》和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其实托尔斯泰心里对安娜是抵触的,十九世纪末,社会风气闭塞,对一个背夫别恋的女人,人们都嗤之以鼻。按阿赫玛托瓦的话说“托尔斯泰骨子里觉得她是个婊子”,按高尔基的版本是“他根本不爱女人,除非她是个吉蒂那样的贤妇”,而内米洛夫斯基是个清教徒,对肉欲很排斥,她没有像托尔斯泰一样,控制住了自己的好恶,而将对荡妇的厌恶,渗透进了《孤独之酒》里,关于妖妇母亲的解读,这本书是很失败的。

 

可以仔细对比托尔斯泰,村上春树,伍尔夫,张爱玲的散文与小说,这几个人有个共通之处,就是在小说中,不苟言笑,视角低温,而在散文中,却手势放松,嬉笑怒骂,连篇说教,流露出更多的个人感情——他们都是自命为小说家,以小说为主业的人,一旦进入小说创作,会重拳出击,本能的拔高技术指标,这个指标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得和笔下人物保持距离,不能有过多的私情绪。

 

前几天又复读魏微的《流年》,里面写了作为贤妻良母的杨婶,突然有天自我意识觉醒,跟一个卡车司机私奔了——从头到尾,没有批判,没有责骂,也没有温煦的同情和对女性意识的疾呼,这不是娜拉出走,也不是红拂出奔,魏微私淑张爱玲的地方,不是语言,而是撇开道德,直视人性,众生平等,坏人亦然。她还有个很好的纪实作品叫《回家》,写的是妓女还乡,亦是同样的一碗水端平。

 

正义感强大的人,可以成为白求恩大夫,史怀哲医生,特雷撒修女,学潮中振臂一呼的领袖,圣人或是慈善家,但不见得是个优秀的艺术家。(当然,同步的成功个例也很多,比如反战的黑塞)。

 

又比如:“自私”,在创作中,这叫做“高度的专注于自我建设”。

 

希门内斯的老婆,癌症到了晚期,都无暇做化疗,因为她生活能力低下的老公需要她照顾,这种被疏忽,冷淡,甚至感情勒索的待遇,很多艺术家的伴侣都经历过,比如奥威尔的情人,或是毕加索的太太们。但是,如果这些人不吸干周遭人的血汗滋养自己,根本也无法全力以赴的去工作,你愿意要一个艺术史上的伟人还是一个九流的家庭妇男?

 

又比如:“易怒”,在创作领域中,这叫做犀利,词锋锐利。感谢主,鲁迅不是个宽柔慈悲的人,他这么的沉迷于打笔仗,对骂,掐架,分泌情绪毒素,我们才有了那么多好看的杂文集。

 

又比如:“神经过敏“,在创作领域中,这叫做“敏感度”。就像体操运动员的身材并不适合日用一样,艺术家的敏感,只能在创作领域内发光。而用于生活中,就像拿一个高像素的相机去拍人像一样,不但多余而且会惊现很多不愉快的瑕疵。很多艺术家都无法与人近距离相处。

 

又比如“钻牛角尖”,在创作领域内,这叫做“严谨治学,高度求真”,张爱玲这个人,按胡兰成同学的话说是“连法币兑换都搞不清”,但是,她在虚处非常的计较,晚年驳斥域外人对她小说的不当解读,一句都不让,丝丝分明,刀刀致命。我看青木正儿的名物考,注解繁复,什么旮旯里的信息都给他嚼烂了,后来听说此人生硬较真,颇不圆熟——我想了下,应该是这样的,看他们的文章,那种几乎见骨,吹毛求疵的钻研精神,就知道了。

又比如“自我”,在创作中,这叫“个性”。集体项目,团队精神中,需要螺丝钉精神,但在艺术创作中,不能被同化,必须有自己的识别度,推陈出新,才能有新的流派。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